折花

随便瞎写

儿子大了不好养25

莱格拉斯回到宫殿的时候,他的父亲和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灰袍子老爷爷正在门口一边说话一边等他。
“瑟兰迪尓,你不能再提税了,再这么下去人类生意没法做了!”
“米斯兰达,我要收多少你管不着,至少在密林还是我说了算。现在,别烦我,我儿子回来了。”瑟兰迪尓连一个正眼都懒得给身边喋喋不休的巫师。
“哦,你儿子回来了,你简直可以叫你儿子评评理…”
“我儿子当然说我是对的。”
Ada你不回我信居然是因为天天忙着吵架?!
莱格拉斯远远看着说个不停的两位长辈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自己这几天来只要有鸟类经过头顶都期待着是送回信的那一只,尽管他也明白归家的日期已经近在咫尺,而回家之后的时间可以用来尽情交流。
但他还是期待着父亲给自己的书面回复,可以长时间保存的那种。
王子殿下虽然看起来随和大方,但他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存在着可怕的占有欲,比如说他的弓从来不肯让其他精帮着擦拭,房间里养的植物也尽量亲手照顾。如果有精灵提出要接手他的工作,小王子会礼貌地笑笑然后委婉拒绝其他精的好意。在这一点上,瑟兰迪尓认为这孩子应该是随了他的。
但是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生物敢于向莱格拉斯提出借用一下他的Ada之类的请求,就算大家都知道王子开口的话,那位不好说话的国王一般都会考虑一下。
莱格拉斯在宫殿门口勒住了马缰,轻巧地翻身落地,金发在空中随着他的动作散成一片金绸。
瑟兰迪尓迎向归家的孩子:“你回来了,小叶子。”
“嗯。”莱格拉斯满脸都写了“我不想多讲话”。
“咳…”甘道夫在边上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怎么气氛不太对的样子。
“小叶子你是累了么?累了的话去休息一下吧,房间一直整理好的……”
“不是。”莱格拉斯打断了父亲的话,感觉自己有点暴躁,不知道是先问Ada你为什么没有回信还是先问这个人是谁比较好。
最终他在瑟兰迪尓困惑的眼神下决定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Ada,这个人是谁?”
“哪个人?”瑟兰迪尓顺着莱格拉斯的手指向后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顶高高的巫师帽,“哦,米斯兰达,你怎么还在这里?”
陛下您倒是说我还能去哪里?
甘道夫的微笑有点僵硬。
幸好王子殿下对这个名字的反应打破了僵局:“米斯兰达?您就是那个米斯兰达?灰袍巫师甘道夫?”少年精灵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欣喜,“我知道您!您是个伟大的巫师,足迹遍布辽阔的中土,所有种族都知道您的名字,赞颂您的勇气和睿智!”
儿子我也有勇气和睿智为什么从没见你那么激动过?
被晾在一边的精灵王产生了怨念。
一回来对我这个脸色对外人就……
明摆着窝里横。
从小都这样,出门了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在家里就跟我翻天覆地地熊,怎么闹腾怎么来。
凭什么!我儿子在我面前就不乖了!
“殿下,陛下好像有话要跟你说,所以咱们聊天可以晚一点,毕竟我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的。”甘道夫凭借在各地游走练出的察言观色及时救了自己一命。
“什么?哦…那好吧,甘道夫先生,我很期待和您的交谈。”
“小家伙,我也很期待……哦呵呵你们聊,你们聊。”
甘道夫识趣地走开了。
一时间瑟兰迪尓和莱格拉斯都没有说话,在一片静默中莱格拉斯看着瑟兰迪尓因为背光而晦暗不清的的表情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这是在干嘛呢,他想,为了一封啰里八嗦没有重点的信在这里跟Ada发脾气,真是小心眼…Ada批公文都要到很晚,没有回信就没有吧,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小叶子,”最后还是瑟兰迪尓先开了口,“你…没事吧?”
“Ada我挺好的……”少年精灵用脚尖在地上画着无意义的弧线,“我大概有一点累吧,赶回来路还真有点远。”
“累了就去歇歇。”抬手替儿子把一缕碎发归到耳后,瑟兰迪尓重复了一遍一开始就提过的那个建议。“你的房间一直有侍从在打扫。去吧,等你休息好了再来书房找我。”
“Ada!”年轻的王子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在父亲转身向着书房走去的时候出声喊住了他,“你为什么,没有给我写回信呢?”
这个问题带着一点委屈的尾音,软软地跌进瑟兰迪尓的心里。
“我…我写了。”看不得儿子有半点难受的精灵王在这样的语气面前脱口而出交代了自己的失误,“只是不小心写太长了,我怕你没空看,信封也没法装下。”
“写了吗?!!”莱格拉斯脸上一瞬间现出了比刚才听到巫师的名字时更为开心的神情,多少抚平了瑟兰迪尓心里那个小疙瘩。
“嗯,写了。你要看吗?”
“要!现在就要看!”
“可是小叶子你不是说累了要休息…”
“我还是有看信的精神的。”小王子调皮地眨了眨眼,伸手扯住了父亲的衣袖,“Ada,在哪里在哪里?”
“那跟我来吧,有没有精神看完倒还真的说不准。”瑟兰迪尓反手把莱格拉斯的手收进掌心,牵着他继续向书房走去。
“看睡着了的话可别怪我。”


没能狠下心虐,我以后必须改了这个性子。(严肃脸)

评论(5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