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花

随便瞎写

儿子大了不好养31

上次的谈话收到了明显的反效果。

第一次,瑟兰迪尔有点痛恨自己性格里的不坦诚。

我很担心你,你最近不太好的样子,也不喜欢和我亲近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你遇到了什么事情心情不好?

多简单,就一句话。对,就是这样,就要这样问出来,把想说的话说明白了,才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精灵王靠在椅背上细细回想起几天前父子间的那场对话。觉得好像捕捉到了点什么有用信息,好像又没有。

谈心,Nana,慌乱,不甘,沉默,逃避。

明明是他发起的谈话,可到了最后,引领话题走向的却变成了莱格拉斯。

真是少有的现象,他瑟兰迪尔居然也会被牵着鼻子走。

可是谁叫那个没大没小的家伙是他的小叶子,不管做了什么他都能原谅的小叶子,世上唯一一个他不忍心真的看到他不高兴的小叶子。

梵拉啊,求求你告诉我到底是哪里不对。

或许是我兴师问罪的态度吓到他了。瑟兰迪尔想,我应该再温和一点,随意一点,最好还能笑一下。

那种慈爱又有点担忧的表情应该怎么做来着?

北密林之王对着深色的酒液歪头想了想,伸出手指戳在自己脸颊上,往上提了一点点,端详了一会。

这个角度好像还行。

然后他把另一边嘴角也同样提了一点。

杯子里倒映着一个金发的精灵,戴着王冠,弯着唇线,眉头却皱出一条深刻的纹路,两双冰蓝的眼睛带着探究的目光互相凝视着。

瑟兰迪尔觉得这个表情有点傻,于是他用手指沿着眉骨向两边划拉几下,试图拉直那道固执的小竖线,期间还得一直提防着苹果肌不要松掉以免前功尽弃。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脸部肌肉僵硬得已经不受他的控制,就像神经系统自动保存了这个这个格式并且设置为默认桌面一样。

就在瑟兰迪尔千年难得一遇地对自己的脸不满意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房门的开启传到自己耳畔:“Adar,明天我大概不会来吃晚饭了,我们队里。。。。Adar你这是在干嘛?“

”我。。。不干嘛,眼睛有点累。”精灵王讪讪地放下手,面部还维持着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半个微笑,“你想说什么?”

“明天晚上队里有聚会所以我不回来吃晚饭了,你不用等我。。。。Adar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歇一下就好了。在外面不要乱吃东西,早点回来。玩开心点。”

“好。。。。。。”

门关上之后瑟兰迪尔懊丧地重重把自己扔向柔软的椅背,抬起一只手盖住了眼睛。

怎么就正好被撞见了呢。

梵拉啊伊露维塔啊我已经去世的父亲啊,让我死吧。。。。


门外。

莱格拉斯带着一脸凝重走向在转角处等他的陶瑞尔:“桃子,我刚刚居然在我Ada脸上看到了个面瘫患者一样的表情,笑一半不笑一半,他还跟我说什么眼睛不舒服,这是不是脸不好了?”

“什么叫笑一半不笑一半?”女精灵好奇地揣测着她高高在上的国王脸部抽筋的样子,差点笑趴在地上。

“笑什么,这不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吗!喏,就这样的。”莱格拉斯努力还原父亲的表情,硬邦邦地扯着嘴角。

“我觉得这个表情尴尬的成分更多一点,说不定你进去的前一秒陛下正想到了什么不能告诉小孩子的事情哟。”

Ada不能告诉我的事情。莱格拉斯想到这个词的时候,感觉熟悉的心绞痛又一次侵袭了他。会是什么呢?只能是关于新后了吧。

原来,Ada已经想得这么远了么?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跟我说。

那个念头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的顺理成章:为什么不是我?

莱格拉斯站在原地咬着后槽牙没有作声,他身边还在傻乐的陶瑞尔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莱格拉斯?“

“陶瑞尔,我讨厌陛下,我讨厌瑟兰迪尔,我不想看到他。”莱格拉斯的声音有点颤抖。

“你别吓我,好好的这是要干嘛?!”

“他要带别的精灵回家了,那是我家,我家!我宁可这么大一个宫殿里只有我们两个!我不要其他的精灵踏进我家门!瑟兰迪尔他从来没问过我愿不愿意,我也可以陪他!有我还不够吗!“

这些天来堵在他心底的情感像打开了增压泵一样随着少年精灵带着点哭腔的控诉声涌向陶瑞尔,她发现,几天前那些关于爱的言论,不是莱格拉斯没有搞清,而是自己一直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

”莱格拉斯,“她说,声音仿佛不是她自己的一样飘忽,”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开始喜欢陛下的?“



你们为什么不写评论,我好喜欢调戏评论的QWQ

有个很黄暴的肉番外脑洞,在纠结写不写,最终决定超过50个人说要看的话我就抽空把它写出来。

评论(8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