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花

随便瞎写

儿子大了不好养40

“关闭闸门!”莱格拉斯冲向河边前匆匆回头下令道。悠长的号角声在林地穿行回荡,指令几乎是一瞬间就沿着河边的层层卫兵传递下去。

“NOOOOOOOO!”索林伸长了双手企图在闸门合拢的前一秒将它掰开,但很遗憾,他失败了——不管是闸门内部沉重的齿轮还是他的小短手都注定他只能跟这个机会失之交臂。

相比起索林,奇立现在几乎是茫然的:哦,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好的放我们走呢?说好的看在巫师的面子上呢?都关门了那肯定不是演戏了吧!

骗人是小狗!

岸上的精灵武士整齐划一抽出了他们腰间的佩剑,正准备把这群胆大包天的矮子们送回地牢,但下一秒一支破空的短箭猝不及防打乱了他们的队列,倒下的精灵卫兵背后探出一张丑陋的,肮脏的脸。

“小心!有兽人!”比尔博抓着木桶边缘的指节因用力过度而开始泛白。他偏头躲过一具栽倒的兽人尸体,耳边除了哗啦啦的流水声,也掺杂进了兽人粗野的咆哮和刀剑撞击的声音。

越来越多的兽人翻越了林地王国的城墙。并不需要莱格拉斯再下令,所有卫队成员已经统一调转了剑之所向。

“杀光他们!”博格在高处大笑起来,这让他的脸看起来诡异地扭曲。

矮人们躲在笨重的木桶里企图把自己往闸门边挤去。作为唯一一个没有被搜去武器的人,比尔博把闪着蓝光的刺叮剑准确捅进扑上来的一个兽人咽喉中。其他矮人趁机一把抓过兽人粗糙的武器,并用自己露在外面的手肘猛击敌人的面部。

混乱的场面让奇立从茫然中回过神来。深知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他手脚并用爬出了自己的木桶,像一头发狂的公牛一样对不远处的扳手奔去,并接住了同伴扔过来的武器砍下面前兽人的头。


精灵卫队赶到的时候混战才刚刚开始。那是陶瑞尔和莱格拉斯第一次见到这个强壮的兽人,阿佐格之子,博格。彼时他正提起手里的弓,以不亚于部分精灵的箭法一箭扎上了奇立的大腿。

奇立捂住伤口倒了下去,木质的扳手在离他指尖几公分处无情地一动不动,这使得陶瑞尔差点急红了眼。女精灵顾不得身边正在袭来的危险,张弦一箭,正中一只对着奇立举起狼牙棒的兽人。接着她回手抽出佩刀猛力向后挥动,丑陋的兽人头颅像一颗高尔夫球一样旋转着飞上天空又重重落下。

“杀了她!杀了那个女精灵!”博格大声喊着兽人语。一大批兽人听到指令后向着陶瑞尔涌去,却在迈出几步后一头栽倒,头颅同一个位置插着箭矢,尾羽仍在微微颤动。

莱格拉斯从树丛中带领他的队伍跃出,拔出背后双刀的一把抓在右手里,挥向面前兽人的腹部。又一脚踹翻一个后,精灵王子在极近的距离拉弓,将箭矢钉进兽人的脑子里。

没错,近距离开弓,此时的他还没有节约箭矢的好习惯,这让他日后多少吃了点苦头。

奇立在精灵卫队赢得的时间内拼命够到了扳手,把自己整个人挂上去启动了开关。闸门发出“嘎吱”的摩擦音缓缓开启,奇立虚脱般手一松掉在了地上。

“奇立!”有同伴大叫他的名字,催促他赶快进入自己的木桶。

“跟上他们!跟上他们!”博格大叫着带头顺流追下。

兽人,密林可不是你们能随便撒野的地方!

莱格拉斯这次是真的怒了。从未有兽人胆敢进入王国的城墙肆意残杀,践踏,用他们肮脏的呼吸玷污林地的空气。精灵王子看着自己从小就喜欢在边上玩耍的河流如今沾上了血腥气息,有兽人的尸体在里面漂浮着,红黑的粘稠血液洒在草地上。

谁准你们进来了!卑贱的东西!

木精灵的愤怒使得整个森林似乎都在颤抖。他们像树木的一部分一样在枝干间畅通无阻,射杀每一个能追上的兽人。

还不够!还不够!

急流的速度让精灵们一直只能落后于矮人一段距离,何况他们还要沿路进行清剿。莱格拉斯在兽人群中杀出一条路,从岩石上一跃而下踩住两个矮人的头顶,借流水的速度护卫他们前行。

“嘿!”脚下的矮人发出抗议声,摇晃着脑袋试图把莱格拉斯晃下去。

“闭嘴!都是——你们——惹来的——麻烦!”莱格拉斯一边躲闪一边加重了脚下踩踏的力气,迫使矮人老老实实当他的踏脚石。这个时候他莫名想起了瑟兰迪尔那天对索林的评价,突然有那么一点点后悔:Ada好像是对的,矮人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惹祸的料!

满弓,恶狠狠地放出一箭扎透两个兽人,莱格拉斯的心情几乎是糟透了。

卫队同胞的死去,领土被兽人踩踏,私自放走的人犯,以及。。。

即将面对的来自瑟兰迪尔的责备。

是的,面对沿河而下,铺了一路的尸体,尤其是里面还混有他的同胞,少年精灵终于意识到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对不起我疏忽了”可以搪塞过去的事情。兽人无休无止的追击让他隐约猜到,这群矮人要做的事情可能触及到一场惊天动地的幕后阴谋。

可他现在最担心的反倒是怎么和他的Ada解释。在被他单方面闹僵关系,也就是那场冲动的告白之后,莱格拉斯还没有想好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瑟兰迪尔。独自待在地牢的时候他设想过很多如何开口的方法,但再一次闯祸显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想惹Ada更心烦。

踩着矮人的头一路轻巧地跳上岸,莱格拉斯举弓发泄似的放倒了最后几个兽人,其中还有一个是靠索林及时投出武器干掉的。

站在岩石上目送一群木桶骑士顺流远去,莱格拉斯心烦意乱地瞪着回头朝他张望的索林。

你们记住!你们,还有米斯兰达,都欠我一个大!人!情!

猝不及防地,在耳后不足一米的地方传来箭矢相撞的声音。莱格拉斯猛地收回心神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陶瑞尔!”他连忙阻止了好友堪堪划上兽人喉咙的短刀。锋利的刀刃贴在兽人泛黑的皮肤上,只消轻轻一碰就能让他的气管断成两截。

“这个我们留活口。”

梵拉保佑,这家伙能吸引Ada部分的怒火和注意力。不,不对,全吸引了才好。

“追上他们!杀了他们!”那边的博格还在咆哮。莱格拉斯在确认接下来的急流可以保证矮人们成功甩掉半兽人之后,准备班师回朝。

王子殿下以挑剔的眼光看了看被陶瑞尔抓在手里仍不肯安分的兽人。

嗯,这么丑,拉仇恨应该还蛮好用的,哦?

而女精灵望着河里一群慢慢变小的身影,眼神依然忧心忡忡。

总觉得,这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要开学了要开学了要开学了。。。。。

我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TAT

评论(25)

热度(144)